韩式1.5分彩 > 精华帖文 >


[转贴]张石:国民党高官为何密访孙文日本妻女
国民党官员秘访孙文日本妻女历史揭秘(图文)

2011-09-07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照片说明∶上排从左到李德廉、周详赓、周详

下排从左到右:孙文之女宫川富美子、孙文的日本妻子大月薰、宫川富美子之夫宫川吉次。


最近,有关孙文日本妻女的历史又被重新炒做,掀起了新的“探秘”潮。而史学界一般认为,1982年,国民党党史委员会、国史馆派官员洪桂己来日本与孙文外孙接触,是国民党调查这件事的开始,但《中文导报》记者近日在孙文留在日本的外孙宫川弘先生那里看到一张相片,相片显示:国民党政府官员早在1960年就密访过孙文的日本妻子大月薰和女儿宫川富美子,并合影留念。


是谁最早提及孙文与韩式1.5分彩大月薰的浪漫史?

孙文与大月薰的浪漫史,早近100年前的在1913年就有人提及。

在孙文1913年访日后的1913年12月开始,《朝日新闻》刊登了一篇署名“鹿”、 “鹿目”、 “鹿目生”的纪实文学连载《南京町》,这篇连载共刊登16次,主要是写作者在横滨南京街(现在的中华街)的见闻,而在1913年12月11日的《南京街》之八中,刊登了一篇题为“孙逸仙的隐蔽之家”的文章,直接写到了孙文与大月薰的关系:

“■十数年,他历尽艰辛,苦尽甘来,共和革命取得成功,在南京政府中,曾一度佩带大总统绶带的孙文逸仙,为了民国四万万人民,毫不吝啬地把大总统的位置让给老奸巨猾的袁世凯,自己则以视察铁道为名,飘然踏上漫游日本之途。在此之际,横滨居住的四千国人,把他作为中华新兴的恩人和前大总统欢迎。从停车场到关帝庙,络绎不绝的彩旗行列和震撼全街的爆竹轰鸣包围着他,使他的心不能不被这热烈的气氛撩拨,充满了喜悦。从Grand Hotel到南京街的大道上,他在华丽灿烂的马车上遥指这间房子说∶‘看啊,那就是十五年前的白宫’。

……

■那美丽而悲哀的回忆,就出现在他春风得意,衣锦得志地步入南京街的时候。那被他厌倦了的褪色的慰藉,那在公园附近,花容月貌,被称为‘妻子’的薰子,遥望着那行列,泪如泉涌,痛哭不已。那一百八十番地理发店老爷子缠着他让他去给自己死去的女儿上坟--这些令他困惑的事情有时会在他醒来时,成为缠绕他思绪的回忆。”

这篇文章关于孙文与大月薰关系的记载,有很准确的地方。据孙文的女儿宫川富美子说:由于日本人中的男性也有起名为“薰”的,因此一般都把母亲叫做“薰子”(见久保田文次“孙文与大月薰、宫川富美子”孙文研究会《孙文研究》第47辑19页)。但是大月薰是否“遥望着那行列,泪如泉涌,痛哭不已”,则无从考证,不知是作者有所目睹,或是听到的传闻,还是他自己的想象。而那一百八十番地理发店的老爷子缠着孙文让他去给自己死去的女儿上坟的事,究竟指的是什么事?在其他的文献中不见记载,不知是什么事。

大月薰与孙文的恋情的流传

大约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日本枥木县足利市觉本寺住持、御橱公民馆馆长三国净春对大月薰进行了采访,从此孙文和大月薰的故事就逐渐为更多的人所知,其概要大致如下∶

大月薰,1887年(明治二十年)9月16日生于横滨市山下町,父亲是贸易商大月金次、母亲是大月金。

1898年的秋季,大月素堂带着大月薰去华侨温炳臣家里去玩,大月薰因此和温炳臣熟识起来。这一年,长老町发生了火灾,大月素堂家里的房子被烧毁,温炳臣让大月素堂一家住在他家楼上。那一年,大月薰12岁。

大月薰记得那里的房子很大,她在里面玩得很开心,不小心把花盆碰翻了,楼上的水就“啪唧啪唧”落了下来。

温炳臣当时也在场。他来到楼上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见是大月薰打翻了花瓶,就抱怨她,并领她来到楼下给孙文道歉。

孙文见到了大月薰,不仅没生气,而且夸她是“好孩子”,给她糖浸椰子吃。

明治34年(1901)年,在大月薰15岁的时候,华侨温炳臣通过自己家里使唤人去大月家,说孙文要娶大月薰为妻,但是大月薰的父母说大月薰还是一个孩子,还没有成长为一个成年女人,因此拒绝。

明治35年(1902)年的秋天,孙文自己登上门来求婚,得到了大月薰父母的同意,并与孙文结为“内缘婚”(实质性婚姻,没有进行婚姻登记并举行)。

1906年5月12日大月薰生一女,名为富美子。孙文在女儿出生前就因事离开日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见过两母女,但大月薰在多年联繫不上孙文以及失去经济支助的困境下,只能将5岁的富美子寄养在横滨保士谷区做酒业生意的宫川梅吉家当养女,并迫于生计卖掉孙文送给她的订婚戒指。随后又经人劝说,嫁给静冈银行副行长五郎之弟三轮秀司,生有一女。但因為大月薰私藏孙文书信被发现而离婚。之后,大月薰嫁到栃木县足利市的东光寺,与该寺院住持实方元心结婚。1929年11月生有独子实方元信和女儿寿子。

1956年,实方元信把母亲的口述记录下来,寄给孙文的女儿宫川富美子,从此孙文与大月薰的浪漫史更加得以流传。

1971年,日本作家立野信之根据实方元信的信,把孙文与大月薰的故事写成文章在日本发表。

据孙文研究专家久保田文次介绍,他于1984年8月18日在《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晚版)》上撰文介绍了孙文日本妻子和女儿的情况,日本多家大报转载,反响很大,但是,由於当时国民党将孙文神化,所以遭到台湾方面的批判。此后,由於台湾政治环境逐渐宽松横滨国民党支部出版的《国父与横滨》也介绍大月薰的情况。

而根据宫川弘透露,1960年1月3日,大月素堂在神奈川县逝世。大月薰前往神奈川去参加葬礼,住在宫川富美子和宫川弘的家里。1月19日,在老华侨朱贻柳先生的斡旋下,当时的台湾中华民国政府侨务委员会设计委员李德廉(澄泉)先生、侨务委员会官员周祥先生、侨务委员会顾问、自由新闻社记者杨隆生先生及华侨事业家周祥赓先生一起去宫川富美子在横滨西区的住宅访问了大月薰和宫川富美子。李德廉、周祥、周祥赓和大月薰、宫川富美子及宫川富美子的丈夫一起合影,当时大月薰怀抱孙文的相片,笔者访宫川弘的时候见到了这幅照片。而大月薰怀抱的孙文的相片,是国民党官员们带到大月薰家的台湾杂志《中外画报》,上面登载着孙文的照片。


李德廉是什么人?

据笔者调查,李德廉 (1914--1968)字澄泉,临川县人。早年入省立第八中学、省立工专。毕业后从事水利工作。1939年,应三民主义青年团江西支团部筹备处招考,赴赣参加受训。结业后,任三民主义青年团江西支团干事会组训组长、干事兼书记等职。其间,曾调中国国民党中央训练团青干班第三期、党政班第二十五期、青年远征军政工班第一期及中央干校第一期受训,并参加青年远征军。1947年9月,党团合并,改任国民党江西省党部执行委员兼副书记长;同年当选为行宪国民大会代表。1949年,创办怒潮学校,初任该校总教官,后任政训处处长。后又调任金门“防卫司令部政治部”副主任,升主任,并先后兼任金门“军官区行政公署’,行政长,及福建“反共救国军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当时他在金门非常有名。金门县80多岁的白就艳回忆说, 38年国民党军进驻金门后,当时金防部政治部主任兼金门行政公署行政长(有如官派县长)李德廉,就委派他的父亲白果祥到台湾买人力消防车。

由于在金门的功劳,李德廉受到重用,4年后,调“国防部总政治部”任第五组组长,不久卸职赴日本,就学于明治大学研究院。毕业后,任国民党驻日党务督导员,后被任为国民党党务特派员。1967年,调任国民党中央第五组副主任。1968年4月因车祸去世。


周祥其人及与李德廉的关系

周祥 (1913-2007)江西都昌县周火烧村人,1913年7月12日生,6岁进村塾,后进都昌县高小学习、赣省中学、南昌高师学习,南昌高师毕业后任都昌县第六中心小学校长、第一区教育特派员。1937年1月考入上海大夏大学, 1938年3月下旬,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战时干部训练团第一期招生,周详经考试被录取,并于这一年赴武汉学习。

韩式1.5分彩投注技巧战时干部训练团由蒋介石亲任团长,陈诚为副团长。受训完毕后周详被分配到中央军事委员会战时服务总队工作,离开武汉赴汉口励志社报到,接受军事训练。训练结束后赴南浔工作,后随军败退南昌,衡阳,在中华复兴社创始人之一康泽将军麾下任第五补巡处中尉连指导员。后得当时三民主义青年团书记长陈诚介绍,赴赣州蒋经国支团长手下,任支部组训组助理员,1940年升任为组员,深受蒋经国信任。1940年蒋经国任行政专员,调周详任吉安分团主任,1941年到任。当时李德廉和他同任分团主任。是年他和李德廉一起赴重庆参加“三民主义青年团干部训练班”,班主任由蒋介石兼任,副主任由中央团部组织部长康泽兼任。

1949年赴台湾,任教育厅专门委员,1950年任省立台北工专教授训导主任、第五知识青年党部委员兼书记、总统战略委员会办公室秘书、桃园县改造委员会主任委员,1952年任台湾省党部视导。这一年,李德廉从金门回来,约周详同去日本进修。1955年3月29日赴日留学,由侨领汪少庭安排食宿,后李德廉获准来日,周与李德廉同住霞关水上日式八叠房间,是年入明治大学研究生院学经济,后获硕士学位,以后从事东京的国民党党务工作。


杨隆生其人

杨隆生原籍广东省大埔县,于1916年8月15日生于官宦之家,早年在家乡大埔百侯中学读书,从小喜爱绘画。幼年随家人侨居新加坡,1932年,年仅16岁的杨隆生从新加坡回国参军,保家卫国, 曾担任19集团军战地记者。

杨隆生多才多艺,犹善绘画。1938年,杨隆生先生参加中华木刻板画抗敌协,以版画宣传抗日,还有一批被选送英、美、法、苏、印度等国展出并获奖。

1951年来日,在东京明治大学新闻高等研究科毕业,获明治大学经济硕士学位,又进武藏野美术大学研究西洋艺术, 曾任日本画府理事,并在周李德廉领导的《自由新闻社》兼任记者。1987年定居洛杉矶,抵美后曾任美国书画联合会会长、现为北美南加州华人写作协会会长、洛杉矶中国书画研究会会长。在洛杉矶的柏沙典娜市内建有杨隆生艺术馆。

杨隆生在访问宫川富美韩式1.5分彩子家时所拿名片是“侨务委员会顾问”,名片的地址写的是“东京都港区南麻布五丁目十二番二十五号”, 这个地址就是国民党的日本支部“中正堂会馆”。在访问宫川富美子家,他们还留下一个用 “中国国民党海外工作会议便笺”写下的字条,上面写着“中华民国驻日本大使馆肖昌乐先生、东京直属支部杨隆生先生”。 而杨隆生当时拿的名片是“侨务委员会顾问”,他当时在国民党东京直属支部供职,归属于“中国国民党海外工作会议”。


周祥赓其人

而相片上的周详赓是华侨事业家。周祥赓曾任日本华侨金融协会顾问、日本永顺贸易株式会社社长、日本华侨观光事业公会副理事长、日本三江公所常务理事、日本华商总会副理事长和日本宁波同乡会常务理事、理事等职。

上文中提及的李德廉、周祥、杨隆生都是当时的国民党政府驻日要员,李德廉和周祥更是蒋经国的直系部下,周祥赓则属于当时的国民党系华侨领袖。

而当时国民党政府将孙文神化,对于孙文这段日本的婚姻讳莫如深,但是突然几名驻日要员一起去访问大月薰,且让大月薰怀抱孙文相片与他们合影,其政治意义何在?目前还难以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