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经济风云 >


战神韩信
韩信是秦末汉初淮阴人(今属江苏省淮安市),生于那一年已经无法查考了,卒于公元前196年。

韩信是中国历史上略不世出的一代名将,也是西汉开国第一功臣;他生活在一个天翻地覆、风云骤变的时代,也正因此,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有人称他:“在困境中挣扎,在草莽中崛起,在战争中奋进,在胜利中沉沦。”也有人慨叹他:“且天生非常之人,具非常之才,值非常之时,建非常之功,而罹非常之祸,上下千古,孰有如汉淮阴侯者乎?……”(清代乾隆年间韩国瓒《重修韩庙碑记》)

作为一代名将,旷世奇才,韩信在中国历史上和世界战争史上都占据着极其崇高的地位,他是公元前三世纪末世界历史上最为杰出的大军事家、大战略家。他的《拜将台登坛对》首次制定了兴汉灭楚的大战略,随后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举还定三秦,稳据关中为根据地,向东攻略天下,占据了地利上的优势,为刘邦开创西汉王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为了刘邦奋起的转折点;此后,韩信挥师北上,渡过黄河,攻灭魏国,击破代国,平定赵国,迫降燕国,吞并齐国,开辟了北线第二战场,对西楚霸王项羽形成了迂回合围的战争态势,从而改变了楚汉攻略的整个战争格局;最后在垓下一举攻灭项羽,辅佐刘邦统一了天下,建立了大一统的西汉王朝。

韩信军旅一生,大小十余战,战必胜,攻必取,未尝一败,累计破敌六十万人以上,而且每每能够出奇制胜,以弱克强,其指挥的井陉口之战、破魏之战、潍水之战、垓下之战等战役成为了中国战争史上的经典,为历代兵家所推重。



同时,韩信还是中国历史人物当中产生或相关联成语最多的人,计有近三十条之多,蔚为奇观,诸如: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昌亭之客;一饭千金;胯下之辱;胯下小儿;人自为战;国士无双;背水一战;功高无二;略不世出;匹夫之勇;妇人之仁;解衣推食;拔旗易帜;独当一面;捷足先登;十面埋伏;四面楚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韩信领兵,多多益善;按甲休兵;褕衣甘食……



汉高祖刘邦称帝之后,与大臣们讨论汉兴楚亡的原因之时,认为他取胜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韩式1.5分彩投注技巧在于用人,他重用了张良、萧何、韩信—“兴汉三杰”,声称:“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所以为我擒也。”

其实,刘邦此说固然有一定的道理,却是过分拔高了张良、萧何的功绩与作用。

后世的历史家在归纳汉兴楚亡的原因之时,一般都认为主要在于如下四点:一是项羽缺乏巩固天下局势的大战略,不顾大局和实际情况,唯我独尊,一切从私利出发、荒谬的分封举措,不切合实际,伏下了导致天下战乱的隐患;二是韩信开辟北线第二战场,形成了对楚的迂回合围,从而改变了整个战争的格局;三是项羽残暴不仁,丧失了人心,而且不会用人,所谓“匹夫之勇”和“妇人之仁”,导致了人才流失,反为敌人所用(韩信、陈平等人都是弃楚归汉),使刘邦占据了“人和”之利。四是刘邦稳居关中,占据了“地利”,以优越的地势之利,固守荥阳、成皋一线,持久对抗,为削弱项羽奠定了基础。



关于韩信被杀的原因,历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一种意见认为韩信死于蓄意谋反。这一论点主要来自司马迁、班固、司马光的史书记载,此后的学者、史家多有因循。西汉史学家司马迁评论说:“假如韩信能够学得圣人之道而知道谦虚礼让,不夸耀自己的功劳,不矜恃自己的才能,那就近乎大贤了!对汉朝的功勋,可以和周公、召公、太公这类人相比,后代子孙也可以世世代代享受祭祀!他不知道应该这样做,却在天下已经归附汉之后,竟然阴谋叛乱;以至于被杀,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史记·淮阴侯列传》:“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某叛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北宋史学家司马光评论说:“一般人可能认为韩信是最早提出统一天下的伟大战略的人,他和刘邦一起在汉中起事,平定了三秦之后,就和刘邦分兵攻取北方,擒了魏王,夺取代国,打败赵国,威胁燕国,乘胜向东攻击并占领了齐国,往南韩式1.5分彩又在垓下消灭了楚国,汉朝所以能够得到天下,大抵说来都是韩信的功劳。看他拒绝蒯彻的游说,在陈迎接刘邦,怎么会有反叛的心呢?!实在是因为他失掉了王爵而心里不快,才做出背叛谋反的行为。以卢绾不过是刘邦的邻居这种故旧恩情,还能够被封为燕王,而韩信却只能够以列侯的身份按时晋见国君;这难道不是刘邦也有亏待韩信的地方吗?我认为汉高祖用欺诈诡谋在陈把韩信捉到京城,谈到亏待韩信方面不能说没有;不过,韩信也有过错,从而导致了这个下场。当初,汉和楚在荥阳相对抗之时,韩信正好消灭了齐国,但他并不立即回辅刘邦,反而自请立为假齐王;后来,刘邦率汉军追逐楚军一直到固陵,跟韩信约好时间一起攻打楚军,届时韩信却失约不到;当时,刘邦就有杀掉韩信的念头了,不过是力量不够,而不敢动手罢了。等到天下已经平定,韩信还有什么可倚仗的呢?!利用别人窘迫之际以求取大利,这是商贾小人的心思;酬谢对方的功劳,报答对方的恩德,这是士人君子才有的胸怀。韩信却要以商贾小人的心志为自己图谋私利,而盼望别人以士人君子的心理报答,这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吗?!”(《资治通鉴》:“臣光曰:世或以韩信首建大策,与高祖起汉中,定三秦,遂分兵以北,擒魏,取代,仆赵,胁燕,东击齐而有之,南灭楚垓下,汉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观其拒蒯彻之说,迎高祖于陈,岂有反心哉!良由失职怏怏,遂陷悖逆。夫以卢绾里用旧恩,犹南面王燕,信乃以列侯奉朝请;岂非高祖亦有负于信哉?臣以为高祖用诈谋擒信于陈,言负则有之;虽然,信亦有以取之也。始,汉与楚相距荥阳,信灭齐,不还报而自王;其后汉追楚至固陵,与信期共攻楚而信不至;当是之时,高祖固有取信之心,顾力不能耳。及天下已定,信复何恃哉!夫乘时以徼利者,市井之志也;酬功而报德者,士君子之心也。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士君子之心望于人,不亦难哉……”)明清之际的学者王夫之在《读通鉴论·汉高帝》之中,从韩信贪功、邀赏以及破灭项羽之后仍然拥有重兵这三点来论述,认为韩信“云梦之俘,未央之斩”是他自己造成的恶果。

另一种意见则认为韩信死于诬陷冤狱。明代散文家归有光、清初诗人冯班、清代考据家梁玉绳等人都从剖析韩信谋反是出于诬陷,肯定韩信被杀是一大冤狱。例如宋代学者朱熹就认为:“韩信反无证见。”梁玉绳《史记志疑·淮阴侯列传》中也说:“信之死冤矣!前贤皆极辨其无反状,大抵出予告变者之诬词,及吕后与相国(萧何)文致之耳。史公依汉廷狱案叙入传中,而其冤自见。”清人郭嵩焘认为:(韩信)“贵贱生死一取资于人,是乃人臣之定分。非能反者”。即是说韩信不可能谋反。刘知几《史通》认为:史书真伪并存,未可全信;他也认为史书对韩信的贬损、浮言不当。近人朱东润也指出:“论者以为疑狱,真伪不可知。”清代史学家王鸣盛《十七史商榷·信自立为假王》中也认为韩信自己请封假齐王,是他被杀的祸根;但他认为韩信谋反一说系“间左蜚言,略无证据。”他们都认为,韩信根本无意背叛刘汉王朝,他的被杀完全是吕雉疑忌名将,杀戮功臣的阴谋。更有学者指出司马迁在写《史记》之时,迫于汉武帝的高压,只能用曲笔在文中故意留下多处破绽,以待后人为韩信辨析冤枉。

韩信位居齐王坐镇齐地之时最有条件背叛刘邦,他却对刘邦忠心耿耿;在被夺去兵权、迁徙为楚王之时,仍有机会造反,他却仍旧对刘邦忠心不二;最后在被贬为淮阴侯软禁在京城之时,手无兵权,在最不可能反叛的时候,居然涉嫌谋反了!有的学者据此认为智勇兼备、百战百胜的绝世奇才韩信,断然不会出此昏招,因此,韩信绝对不可能谋反。也有的学者认为韩信“能忍夺军徙王,而不能忍夺王贬爵”,因此“日夜怨望,居常怏怏”,而且更被刘邦的强势步步进逼,无路可退,这才出此下策,那是被逼上了梁山。

其实,纵观史书的记载,说韩信谋反疑点甚多:第一,韩信临死之际所说的话“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这句话本身就说明韩信根本没有谋反,因为此话是在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信蒯彻的建议而谋反,言外之意就是说自己当初没有谋反,现在却被冤枉谋反而处斩,所以很后悔啊!如果他此时真的谋反,那么他慨叹的应当是此次谋反计划不周密而破败,而不是悔不当初。第二,陈豨谋反并不是出于韩信的指使,也不是蓄谋造反。史书记载:陈豨所以造反,而是他养的门客甚多,赵相周昌发现陈豨有一次请假回乡,经过赵国时,跟随陈豨的宾客竟有一千多辆车子,浩浩荡荡,把邯郸所有的馆驿都住满了。于是,周昌要求入见刘邦,把陈豨宾客盛多的情形报告给了刘邦,并且说陈豨拥有重兵在外地已经有好多年了,恐怕会有反叛的事情发生。刘邦听了,就派人再三调查陈豨的宾客居住在代地之时的种种不法之事,有很多都牵连到了陈豨。陈豨知道后很害怕;这时,韩王信蓄谋造反,就利用这个机会派王黄、曼丘臣等人游说他,引诱他反叛汉朝。后来,太上皇刘太公去世之时,刘邦派人召见陈豨,陈豨借口生病不到;这年九月,陈豨就和王黄等人造反了,自封为代王,侵占了赵、代等地。《史记评林》上说,陈豨如此的谋反经历“安得与淮阴有夙谋?”第三,智勇兼备、百战百胜的韩信谋略超卓,怎么会在自己被贬为淮阴侯之时无兵造反呢?第四,史书记载的韩信与陈豨密谈,这段话只能是韩信和陈豨知道,作为史官的司马迁怎么可能知道呢?并且还绘声绘色的记叙下来呢?所以,有的学者就认为:司马迁明知韩信的冤枉,但在专横跋扈的汉武帝时代不敢直书其事,遂故意留下有破绽的记载,让后人辨析真相。第五,陈豨本是刘邦的亲信,当他上任代相之时,韩信居然敢于和陈豨密谋造反?太也匪夷所思了。第六,以韩信的大才,他密谋造反的计划怎么可能让自己舍人的弟弟知道呢?第七,当萧何骗他说陈豨已死,力请韩信入宫祝贺之时,韩信如果真的蓄谋造反,那么同谋已死,他韩信还会心无顾忌地坦然入宫?第八,匆匆处斩韩信,似有灭口之嫌;为什么要迫不及待的处死韩信呢?以韩信这样功盖天下的勋臣,就算被贬落魄,可当时还是淮阴侯啊!对这样一个重臣,即使谋反被拿,也要经过有司审讯明白才能论罪,为什么要在长乐宫钟室匆匆处斩呢?

总之,一代名将韩信死于吕后之手,而吕后此人心狠手辣,是很善于诬陷他人制造冤狱的。汉初七大异姓王之一的梁王彭越就是吕后一手制造的冤狱,辨析彭越的被杀史料,人们不难看出彭越的死和韩信如出一辙。《资治通鉴》记载说:刘邦平定陈豨叛乱的时候,向梁国征调军队,梁王彭越借口生病,只派部将率兵到邯郸助战。刘邦很生气,就派人责备他。彭越害怕了,要亲自前往谢罪。他的部将扈辄却说:“大王起先不去,被皇上责备了这才去,这一去肯定会被逮捕的;不如发兵反叛吧!”彭越不接受。这时,彭越的太仆得罪了他,逃亡到京城,对皇上上告梁王彭越和扈辄计划造反。于是,刘邦派人乘其不备逮捕了彭越,拘押到了洛阳。有司审问彭越的案情,认为:“谋反的行迹已经具备,请按法论罪。”刘邦却赦免了彭越,废为庶人,下令把他安置在蜀的青衣县。彭越向西走到郑,遇到吕后从长安来。彭越就向吕后哭诉,述说自己无罪,希望能回到自己的故乡昌邑居住。吕后假意答允了他的请求,把彭越带到了洛阳。而后,吕后对刘邦道:“梁王彭越是一个壮士,现在居然把他迁徙到蜀,这是你替自己伏下了祸患啊!不如把他杀了干净。我现在把他带到洛阳来,就是希望杀掉他,永绝后患。”于是,吕后就命令彭越的舍人诬告彭越再度谋反。廷尉王恬开奏请刘邦把彭越的宗族全部杀光,刘邦批准了这个奏议。于是,这年三月,屠杀了彭越三族。

吕后既然能够唆使彭越的舍人诬陷彭越,焉知她不能诬陷韩信?又怎知韩信的舍人弟弟告发韩信谋反不是出于吕后的唆使呢?她的作案手法如此娴熟,如此雷同,不能不让人怀疑——韩信之死就是出于吕后的阴谋。

后世有些学者著文论述,认为吕后冤杀韩信是出于刘邦的指使。如揆叙《过淮阴侯故里》诗云:“钟室谋成上将亡,分明授意出高皇。勋臣不免夷三族,猛士虚求守四方。”但是,从刘邦讨平陈豨叛乱回来之后,得到韩信被杀的讯息之时的表情“且喜且怜之”来看,诛杀韩信似乎并非出于刘邦的授意。

吕后斩杀韩信是否出于刘邦授意并不重要,韩信之死是在于他的勇略震主,功高盖世,他的才干与功勋始终是威胁西汉王朝统治的潜在隐患。所谓“功到雄奇即罪名!”、“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因此,即使韩信逆来顺受,默默无闻,刘邦、吕后为了汉朝的长治久安,也是断然不会放过韩信的。



本书作于2005年9月到10月中旬,目标即是讲述韩信叱诧风云、纵横捭阖的一生,再现一个中国古代用兵如神的名将风范。然而,我做得并不够好。

本书写成之后,于2005年曾在一家省报连载了部分章节,颇得海内外读者的赞许;此后,蒙岳麓书社杨云辉老师提出了一些非常中肯的修正意见,于是又做了一些修订。



历史总是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同样的风云变幻还会在若干年后一幕幕地上演。

我在研究韩信的历史之时,仿佛看到了林彪的影子:同样的是在弱强对峙的关键时刻,受命到北线开辟第二战场,实施迂回合围的大战略,进而改变了整个儿战争的格局;同样的都是精通兵法的大军事家;同样的战功显赫、胜绩辉煌;又同样的从辉煌走向了不归之路,丧失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同样的留给后人的都是一声叹息。

2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