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评论 >


《佛教的四大危害》转
《佛教的四大危害》(最终更新)
作者:伍思源

  一、态度消极、悲观、颓废,认为人生就是苦海,否定人世间的一切正面价值,使人不思进取。其实,人生就像一杯白开水,你放入糖,它就是甜的,你放入盐,它就是咸的,这取决于你的心态:看你如何懂得发现人生的乐趣、善于忘记或坦然面对痛苦。如果一个人,总是盯着不开心的事情,求悲求苦求死,那么他一辈子就真的是一个悲剧。

  佛教的可恶之处就是一开始就教人认定了人生是一个悲剧(反正人都是要病,要死的,这是常识,很容易切入人的心理),然后以此为基调引人“觉悟”,其实所谓的觉悟就是看破生死,什么事也不干、逆来顺受(人生短暂,反正都是要死的啦,干什么最后都是死,还干来做甚?挣来做甚?吃多少穿多少都是注定的,还要进取何用?),去信佛、去念经、去成佛、得永生、不用干活就有吃有喝还有人供养崇拜:这可是一笔人生的大买卖,须知道秦始皇求长生不死还要病死在路上,而念经成佛就可以(脱离佛教设定的轮回框架)得永生,十分划算啊。

  入国破国:一个群体里面的人大都信佛,不思进取,整日念经礼佛静修,混吃等死,那么政治经济、国防建设(特别强调这点:没有战意、逆来顺受、坐等对方报应。尚武成风的华夏龙变成了弱质彬彬的素食兔子)、百姓生活、文化教育等等方面都是无从谈起的,所以佛教流行的国家,都是落后愚昧、多灾多难的,后来都会很快被消灭【注:日本明治维新后已经灭佛,推崇本土的神道教;韩国现在是亚洲最大的基督教国家】。中华民族,自佛教引入流行以来(晋末,古称胡教,五胡乱华之后始流行),就被外族灭了两次国:一次是元朝,一次是清朝。

  入家破家:抛弃妻子出家做和尚、做尼姑的故事多了,我就不多阐述(身边就有出家的朋友,父母不瞻养,老婆也被劝说出家)

  入身破身(身体):比如朝拜,一步一磕头,头破血流,越是受伤越是虔诚;自焚的,燃顶、燃臂、燃指甚至燃身供佛的(《梵网菩萨戒经》、《法华经》等号称大乘佛法的经书都有明确的记载);绝食(诵经)的;素食的(不吃肉何来力气干活?不过话说回来,和尚只需念经,也不需要干什么体力活);打坐的(腿部长期静止弯曲、静脉曲张、不运动导致各种隐疾,容易坐坏腿),凡此种种,多不胜数。越是自虐,越是认为虔诚:肉体只是累赘,痛苦的根源,精神才是永恒的(印度发源的教派大都如此)。-- 韩式1.5分彩 须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

  入身破身(精神):有次和一佛教徒辩论,说新闻上看到的先天性疾病患儿都是前世的报应云云,然后我又问,那么汶川地震又是什么报应啊(地震当日还是农历四月初八,佛祖显世降生之日)?对方不语,次日尼泊尔八级大地震,不知道这个号称最正宗最传统佛国的子民作了什么恶要遭受如此报应?(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借口:尼泊尔的人已经改信印度教居多了,并且杀牛太多,同时蓝毗尼没有倒掉:一座距离加德满都差不多四百公里的一层建筑。PS:这边一天宰猪还超过 100W 头呢,佛教诞生地的子民居然改信其它教...)
  只能说,世事无常,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合。而佛教徒就真的是人性扭曲、淡薄、甚至泯灭了。




  二、大贪,追求不朽(谓之曰“自在”)、(脱离他们设定的轮回框架)获得永生其实恰恰正是最大的贪念、执念。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主动放弃了一些欲望,比如钱财、美色。但是他们却格外珍惜自己的“名”,不单只辈分层次明确,且不得外人玷污,总以一副清高的姿态自居(动不动就说大智慧,仿佛其他人都是迷途羔羊,是蠢货)以此来换取将来更大的享受:成佛,成佛后就可以得到永生,可以得到世人的供奉。试问如果名字臭了还有谁会供奉他们?为了可以让世人供奉,他们还有一套保留肉身(木乃伊)、骸骨(舍利子)的秘法,比如死亡之前先不吃东西(甚至是吃可以防腐的东西),然后放入装有石灰、木炭的坛子,数年后阴干再取出,再用支架固定形态、上金漆。

  做好事本来古代圣贤就是提倡的,且不求回报。但是到了佛教徒之手,做好事就会变成投资:“积德”,这辈子多做好事,下辈子就会有好处;自己做了好事,子孙就会有好处;而且在佛、菩萨生日当天做好事功德更会翻许多倍。-- 可见其功利性多强,还美其名曰鼓励众人多行善事,说白了,其实就是为他们那套轮回转世理论服务。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甚至可以说,佛教是邪教的温床,韩式1.5分彩对此,佛教徒解析说,这些都是附佛外道),眼下几乎所有的寺院都敛财成性(山海关碧云寺,2014 年末去了一下,上个香 199,听和尚说几句,就忽悠你捐钱 399、699、999,老子来气,写了 199 ,丢下两百块当作喂狗了,可那和尚依然不依不饶,还说我今年运气不好云云等诅咒话语,我听着不舒服,最后赶紧走人。常州清凉寺 2015 年初的时候去了一下,在搞扩建,敲一下钟,一百块,呵呵),还美其名曰“功德”(其实也是为他们那套轮回转世理论服务),可见,佛教本来就是一个性贪的宗教,对于这点,他们狡辩是“末法时代”,是政府所为,甚至用大乘、小乘差别开来,撇清关系。看着押款车进出寺院,不禁想起还有多少人病不起,吃不饱?

  贪那么多钱财,有什么建树啊?基督教有医院可以救人,道教就更多了(在术数、医学、天文、地理、水利、文学、武术、治国、哲学、军事、经济、化学、历史、艺术等各个方面都有建树),而佛教几乎没有看到,一流程:忽悠信众捐钱、盖寺院、塑金身,终日礼佛念经打坐,混吃等死,死后成佛得永生。偶尔做点好事,施下粥,捐点小钱,就会吹上天。

  有个故事,吕洞宾能点石成金,很多人都要金子,只有一个人不要。吕洞宾以为这个人有道根,想度化他,问他要什么?那个人说“我要你的手指头”。我们普通人就好比想要金子的人,而佛教徒就好比想要吕洞宾手指头的人。佛教徒整天说这个人贪那个人痴,其实他们自己才是最大的贪痴。(本段落节选自《我为什么抛弃了佛教——一位迷途羔羊的忏悔》)

  反过来,你想贪佛家的财产?no way ... 《地藏经》说,如果拿了寺院的一粒米,就会堕入地狱,多么恐怖。不单只这样,还鼓吹信徒塑像,而且越是贵金属越好,最好是黄金(号称金身,佛教都很喜欢金器,因为金器不会氧化生锈,历久弥新,这与佛追求不朽、永生的理念是相符合的,因此佛经描述的极乐世界都是金光闪闪的,连地砖都是黄金做的),塑的佛像越是高大上价值高,功德越多。 -- 简直成了骗子集团




  三、骑劫物理学上的因果理论(或者说大自然界的因果关系),建立“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体系,继而蛊惑群众信教、成佛以脱离该体系。
  世界万物,皆有联系。科学到物理层面,就是电子、电荷、电磁波、引力、斥力等一系列的关联。
  举例,如蝴蝶效应(一种拓扑学连锁反应):通过精密计算,理论上,一只蝴蝶扇动一下,就可以在地球上某一个地方掀起一场风暴,而实际上,因为要考虑到的综合干扰因素很多,所以,这仅仅是理论上的情况。
  又比如,多米诺骨牌效应,推到第一个骨牌,后续就可以引发一系列、一众骨牌的推倒。
  了解这个的目的是:不能否定世事万物之间那极致微小的联系。你的一动,一念,皆影响着世界。
  这点联系,我们叫做因果。
  因果超越时空的限制:过去决定了现在,而现在也将改变未来。它超脱于任何的宗教信仰,客观的存在于世界。人类的文明历史只有区区几千、不到一万年,因此各种造神者,最多只能建基于这点、利用这点,建立其信仰体系并吸收信徒,而不能凌驾于它。

  然自然界的简单因果理论,却被佛教弄得玄乎其神(几乎言必称因果,正如前面所说的蝴蝶效应:完全忽略了干扰因素。一切唯心造,仿佛凭意念就可以实现一切),并且以此构建他们的轮回体系。这一体系是一切恶行的帮凶以及他们拉拢信徒的工具:让受苦者和罪恶者都心安理得、安于现状。为什么?

  因为一切目前的境况都是前世的重复、报应啊。所以被骗被害遭遇差也是注定的、没法改变的、甚至是应该的;
  奸淫掳掠也是可以完全接受的,老子前世就是这样子的嘛,抢你的夺你的是因为你前世欠了我的(最恶心的例子是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因果解说:日本人前世是东海的鱼虾,被中国东边海岸的人杀死吃了,然后投胎到日本,反过来屠杀南京的人民);
  更有甚者,做了坏事,就再去做好事,以为这样就可以存功德、对冲,以求心安。
  怕前世、怕报应啊?多行善事、多积德吧!那么恭喜你,又重新掉入了他们那套轮回理论中,想不轮回?好简单,信佛吧,成佛吧,不信?质疑?恶语相向?等着报应吧!诅咒的话听到你怕,无限死循环.....

  做好人,做好事,我们的古代圣人导人向善并不求回报,但是到了佛教徒手里,就成了他们吸纳信众的工具:“积德”、“功德”,这两个词都是为“来世”、“报应”理念服务的,而来世、报应的说法,则是他们的“三世因果”、“六道轮回”理论体系基础。

  为什么要设定这么一个因果轮回框架?因为他们设定的这个轮回框架是痛苦的,只有成佛才可以跳出轮回得永生、极乐,也就是说,设定这么一个框架,目的只是为了让更多人信佛、成佛,说白了,不过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信徒。




  四、伪善狡黠、诡辩、自圆其说能力极强,故一入佛门深似海,几无再回头的可能,误人子弟众多。经过多年的发展,其派别、理论体系已经十分庞大:各种矛盾的观点都可以找到相应的经典自圆其说,因此要驳倒这套庞大的体系解悟沉迷信众太难,而要看完这套体系的书籍,恐怕一辈子都不够(和尚都喜欢写书的,不写后人又怎会记得他们呢?不记得他们又怎能崇拜他们、供养他们呢?所以佛教的书籍,是一山一山的。),因此一旦陷入这套理论,学习起来,就好难再回头了(甚至可以说,杀人不见血:断绝一个人的七情六欲,继而活生生的脱离社会,最终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表面道德高尚的傀儡。)

  伪善:佛说不杀生,杀生是要下地狱的。故而有的教派不杀生、不种地(怕无意中杀死地里的虫子),不种地吃啥?化缘啊,靠农民耕作供养,然而供养他们的人却因为杀生而下了地狱(除虫除草总得要做的),到头来,他们成佛后又成了超度农民的神,这可真是一个死循环:佛教徒总能并且心安理得的占居理论上风,为什么佛教徒不自决呢,这样就可以保证自己及他人都不用杀生?

  其实吃植物就是不杀生了吗?难道植物就没有生命?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只是没有活蹦乱跳而已。抛开植物不说,我们喝的每一滴水里面都有万千藻类、细菌,这些都是生命,所以佛说不杀生是虚伪的。在这点看来,我觉得道教说得更好,万物相生相克(说到这里必须强烈谴责那些认贼作父、脑袋被洗得一干二净的胡乱放生、破坏生态平衡的佛教徒!)

  另一个我说的伪善,就是指佛教徒口口声声说的“积德”、“功德”,他们劝人行善的这一套是带有隐藏目的的:让信众期望有好的报应,为下辈子积德,说到底最终就是为他们设定的轮回框架(一个宣称痛苦的框架)服务,好让更多的人信佛,继而跳出这个设定的痛苦框架成佛得极乐(一个不用干活就有吃有喝有人供养有人崇拜的世界)。然古代圣人教导我们做善事是不求回报的。

  狡黠:
  善于融入、入侵当地的文化,吸收信众。佛教源于(古)印度,这个国度极度重男轻女(这点影子在当下依然能找到,比如女性来月经会被视为不洁,不能拜佛、不能念经的),因此印度菩萨(比如观音菩萨)是没有女相的,都是男性,但是为了融入中华文化,就塑造出了一个慈眉善目的女性形象。事实上,经典佛教是非常血腥的,古时佛教又称胡教,汉人称之为胡人的教派,五胡乱华之后才得以在中原流行,那是中华民族最黑暗、最血腥的时代:当时胡人竟以汉人女子之肉为食,以求吉祥。

  庙,古时指供祀祖宗的地方,与佛教没有半点关系,后来佛教徒的修行地、佛教的寺院却竟也有了庙的俗称。

  烧香,在中国历史由来已久(黄帝内经中就有阐述,主要是用于祭祀,而且形式上也不是三炷香,而是以炉的形式焚烧),远久于佛教传入中国,而藏传佛教却是不烧香的(藏传佛教是点酥油灯),后来三大宗教(儒释道)融合后才有了现在的烧香方式,可佛教徒竟称现在的烧香方式(三炷香)是为了供养他们的三宝,一炷香供养一宝。切入他人文化上位之后视其它宗教、传统文化为无物。

  辟谷,本来是源于道教养生的东西,后来也被佛教剽窃,佛学院的那个朋友竟引此为傲:有个大师辟谷数十天依然脸色红润,如何如何。

  方丈,这一词原来是道家称谓,后来也被佛教剽窃成为寺院主持的称谓。

  十殿阎罗,阿三教派设定的地狱管理者,竟然都是中原人:其实都是剽窃道教的。

  凡此种种,剽窃儒道的东西,不胜枚举。可见佛教的狡黠...

  更多佛陀、佛教徒的荒唐史料可参考《十诵律》、《佛说舅甥经》等经文,偷蒙拐骗、骗吃骗喝、找妓女、见死不救、杀舅等等劣迹皆有记载。

  误人子弟:
  前面所说的三破论:“入国破国”、“入家破家”、“入身破身” 等已经有了详细的说明,但是我这里特地要补充一下的是,佛教徒善用他们的那套因果轮回报应理论诅咒、恐吓人,如果不信他们、侮辱他们的话就会有不好的结果,飞来横祸、下地狱等等,心理暗示被他们运用得炉火纯青。

  如: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这种其实就是报复心理和暗示,即诅咒。可见佛教徒的心理极其阴暗猥琐隐晦(言必称因果,念必及报应)。

  说到报应,不得不佩服佛教徒的诡辩能力,因为他们拥有两样终极诡辩神器:因果与轮回。

  因果,(前面说过,万事万物皆有联系,而且这种联系是超越时空的。但是这种联系并没有佛教徒说的那么玄、唯心,只是简单的自然联系。)在你身上没发生的报应,不代表不会在你身边的人发生;你现在没有发生的报应,不代表将来不会发生。

  轮回,要是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好好的,没有发生报应,怎么办?他们就会扯上一世(上辈子积德了啊、先人积德了啊)、下一世(下辈子将会继续报应的),反正你是不可能在活着的时候去考证所谓的上一世、下一世的,人就一辈子,于是乎,佛教徒完胜。

  其实,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常八九,总会有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出现,如果这些都跟报应搭上边的话,那么报应之说几乎是无懈可击。

  有位网友说得很好:当我谤佛时,就好像在说“毒品是有害的”一样,心安理得,而且这是个正常人都有的常识,我能有什么贪慎痴呢?所以对于你的诅咒,我认为是可以无视的。谤佛对我来说是一件极平常的事,没什么严重的贪慎痴,抱歉了,我还是不会下地狱。

  说无可说,佛教徒只好拿出最后的把戏:存在即合理。我要说,佛教的不存在也是合理的:佛教传入之前华夏文明一样昌盛,相反佛教发源地民众大多改信印度教是什么道理?


  最后,其实除了佛教,还可以有许多其它信仰,比如先人、祖宗信仰,民间的龙母、冼夫人、妈祖、关公等,儒家的孔孟等,道教的老子、钟馗、张天师等,基督教的耶稣等,做人只需对得起天地良心即可,多做有建设性的事,多造福后人,让自己,让大家过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