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评论 >


影视“颂皇热”透视
影视“颂皇热”透视

谢轶群/文

在受众最多、影响最大的影视领域,这些年来掀起了一股“颂皇热”。荧屏和银幕上,除了表现当前状况的歌舞升平,就是连篇累牍、没完没了的“颂皇剧”——从“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雍正(《雍正王朝》),到“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的康熙(《康熙王朝》),到“煌煌天朝,万千气象”的乾隆(《天下粮仓》),到“统一中国,修筑长城,百姓从此安居乐业”的秦始皇(《英雄》),再到“燃烧自己,温暖大地”的汉武帝《汉武大帝》,以及更近期的《大明王朝》、《贞观长歌》……封建帝王成了影视作品最钟爱的主人公,这些作品动辄数十集,全在黄金时段,并辅以强劲的宣传攻势。这个时代的荧屏上赫然唱响了歌颂封建帝王的“主旋律”。

帝王,是封建罪恶的集大成者,他们代表的是专制、压迫、吮吸民脂民膏、践踏自由人权,哪怕是再“英明有为”的帝王,也首先是骑在民众头上威福做尽的统治者。进入封建社会后,人类的文明进程主要就是推翻帝王统治、铲除帝王制度、唾弃帝王意识的过程。而在21世纪的今天,影视中赤诚的“颂皇热”一浪高过一浪,真叫人瞠目结舌。看着满目的帝王“高大形象”,听着满耳的“皇上圣明,奴才该死”,简直不知当今是何时代,真觉得辛亥革命白革了,无数仁人志士的血白流了,孙中山白忙活了,鲁迅的几百万字白写了,亿万民众在封建统治下的世代苦难也白经历了。

“颂皇热”的出现,是否该首先加罪于影视工作者,怨他们素质太低、意识太古?固然,在文艺各门类中,影视工作者的文化素养似乎最不容乐观助赢韩式1.5分彩,即便是精心打造的“颂皇剧”,其累累的文史常识错误时常令人绝倒,就更不能指望他们有多丰富的现代思想、多深邃的历史眼光、多深广浓烈的人文关怀;又因影视行业承袭自不占有任何社会资源、位列四民之末的商人之后、历来地位最为卑下的旧时“戏子”,相较于士人阶层,可能更多地带有“奴性基因”,歌颂起“万岁爷”来驾轻就熟,把个众人朝帝王下跪磕头的场面拍得大气磅礴也顺理成章。然而,如果只把目光局限于这一点,斥责“颂皇剧”制作者只配做奴才,却显然是偏激加偏见。

随着文艺在现代的发展,影视已取代文学夺得文艺家族的中心位置,影视作品的韩式1.5分彩社会影响力是任何文艺门类都不能比的,其效应甚至在新闻宣传和学校教育之上,因此,对影视的管制和“引导”是一件不可掉以轻心的大事,尤其在社会矛盾重重的时期。而影视,既是一门艺术,也是一种产业,是产业,其运行发展就和社会有大量的关联,绝不似文学创作那样拿支笔就可开张、拿台联网电脑就可传播——管制影视既必需,又容易。简单说,投资千百万的影视剧如得不到拍摄许可、找不到播映平台,那投资者和制作者会是何下场?在强大管制之中、没有自身独立品格的影视,只能忠实体现管制者的意图。

于是在这些年的影视作品中,我们基本看不到失业工人的辛酸,看不到失地农民的困苦,看不到进城民工的卑贱,看不到大学毕业生就业的艰难,看不到民众在医疗、住房、上学等重压下的喘息……现实题材的影视片中几乎看不到现实生活,只有“风景这边独好”(赵本山小品台词)的一片莺歌燕舞,涂抹着着人们的感觉。有意忽略社会的一些方面当然还不够,反而可能在与现实的对比中激发愤怒,转移开人们对现实的注意力更有效——古装片的拍摄、播出热潮就应运而生。当然,这个古装片更不能表现“人民在封建统治下的痛苦生活”,引起大家的某种联想可就更糟糕。皇帝是仁慈爱民的,是得到万民景仰的,国家强盛和民生幸福是因为皇帝们“励精图治”、也只有依靠他们的“雄才大略”,这才是“正确”的“艺术角度”!

对比建国之后前三四十年对封建帝王题材的处理,影视“颂皇热”颇耐人寻味。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的古装片里,帝王的形象跟现在可截然不同,那时如果出现公然歌颂皇帝的作品,肯定立即会受到主流舆论的抨击和批判,甚至戴上政治大帽子。同样是在管制下,影视片中皇帝形象的转换,显然也是从“革命党”到“执政党”意识转换的反映——皇帝和“类皇帝”的腐朽残暴,是革命的功绩和意义所在;而一旦当政,也在“坐江山”,心理上多了“理解”,现实利益上更是趋同。那么,极力塑造皇帝“鞠躬尽瘁”、“为国为民”、“大公无私”的形象,对之进行热情歌颂,引导民众“敬皇”、“服皇”的旨归也就很明显了韩式1.5分彩。

影视“颂皇热”的汹涌,把陈旧、腐朽、奴性的意识注入人们心中,和现代思想和历史趋势背道而驰。被愚化的国民建立不了政治文明,面对世界和未来,荧屏上声声不息的“皇上万岁”是民族凶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