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帖文 >


新疆红色之旅∶“军垦馆”与“将军府”
新疆红色之旅∶“军垦馆”与“将军府”

_


二零零七年初夏时节,我借一个咨询项目之机,游历了神往已久的天山南北。
新疆有“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的白色之旅,有“君不见走马川,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的黄色之旅,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绿色之旅,一部近代史上没听说过有什么革命胜迹的新疆,哪来什么红色之旅?

其实,新疆的红色之旅,没有江西井冈山的品牌,也没有陕西宝塔山的正宗,它主要是指共和国以来新疆的军垦开发,新疆的农垦事业。共和国建国之初,我们的伟大领袖继承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传统,屯垦戍边,长治久安,把战时部队转入垦荒种地,由此开始了宏大悲壮的军垦历史。历经近六十年,新疆军垦己成为新疆的半壁江山,时至今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与新疆自治区,仍然是中央直辖的两个并列的行政单位。

说起新疆军垦,可以说是共和国几代人的梦幻。记得六十年代初期,一部叫做《军垦战歌》的大型彩色纪录片在全国隆重献映,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鲜花盛开的原野,丰收在望的田园,飞奔的骏马,挺拔的白杨……特别是那几首主题歌和插曲∶《中华儿女志在四方》、《边疆处处赛江南》,尽管时光已逝去近半个世纪,仍在天山南北长城内外大河上下传唱。

当年,我还是一个热血方刚的小青年,曾对《军垦战歌》一往情深。作为单位的文化活跃分子,我曾很多次很多场合指挥大家齐唱∶“迎着晨风,迎着朝阳,跋山涉水到边疆,伟大祖国天高地广,中华儿女志在四方……”唱得豪情满怀,唱得热血满腔。而当轻声哼唱起“人人都说江南好,我说边疆赛江南……”那片遥远而神秘的大地更令人神往!
四十多年后,当年的热血青年已演变为苍然老者,现在来到这被军垦战歌浇灌的大地上,是不是该去寻访一下那早已冷却的旧梦呢?




新疆军垦的红色之旅,主要表现在两个旅游景点∶一个是在石河子市的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一个是五家渠市的将军府。

与我同游军垦红色之旅的是来自新疆军垦与新疆军垦血肉相关的两位朋友∶一位是从兵团某大专院校退休的老教授余老,一位是生于兵团长于兵团现巳离开兵团的青年作家小徐。

本文的“文眼”是将军府,为什么叫将军府?将军府有何神妙?且看下文。

我们还是先看看军垦博物馆吧!

石河子市的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是全国唯一以共和国屯垦戍边为内容的大型博物馆,2005年被评为全国一百个红色旅游景点之一,2006年又被评为aaaa旅游景区。

这里没有名胜古迹,这里没有奇山秀水,这是在一片恒古荒原上建起的第一座新城,新城里建起的第一座较大型的现代楼房,这座号称军垦笫一楼的当年的兵团师部大楼而今改造为军垦博物馆。

名为博物馆当然是博物馆的常规∶照例是图片实物的陈列,遗迹史实的介绍……展现的是军垦人的拓荒史创业史发展史,如使用过的原始简单的农具,穿戴过的千疤百孔的衣帽,居住过的低矮阴暗的地窝,食用过的粗粝苦涩的干粮……当然,主旋律是辉煌的成就,光辉的前景。

然而给人留下更深印象的是几幅关于“湘女进疆”“鲁女进疆”的照片:据说当年的司令员担心自己的将士们“没有老婆安不下心,没有儿子扎不了根”,特地从湖南山东等地,以招女兵的名义,招募八仟湘女、上万鲁女进疆,等待她们的,却不是飒爽英姿五尺枪,而是军垦将士按职论级选老婆。据一本名为《八仟湘女上天山》的报告文学介绍:“这些女兵大多是知识青年,其中有大学高材生,有国民党将军的女儿,也有大贾巨富的千金。所有人怀着青春的梦想,行军数月,来到了遥远的边疆。从那时起,她们就在新疆的戈壁荒原上,演绎着理想与追求、光荣与梦想,也演绎着一个又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开始了她们不平凡的人生。”   

在这里,讲究的不是什么婚姻自主恋爱自由,强调的是组织需要组织分配。这场新中国的“婚姻法”生效后有组织的大规模的拉郎配拉女配,几十年间一直不为外界知晓,至到近年间才被媒体揭示了这场发生在半个多世纪前的不知是“喜剧”“悲剧”还是荒唐的“滑稽剧”?

步出军垦馆,遥望天际,依然是雪满天山。

与我同行的一老一青的两位军垦人,也是神情凄然。在与他们同行的前前后后中,我已约略知晓了他们的身世,蓦然间,我感到,他们不就是一篇篇真切切的军垦悲欢史?他们不就是一幅幅活生生的军垦馆的历史画?

先听听小徐怎样讲述他尊敬的老师余老吧:! 

余老今年七十六岁了,己退休多年,回浙江温州安度余生。现仍一年一度回新疆来,探望他留在军垦土地上的儿孙,也检查他日渐年老的身体。

五十年前,余老不老,正当风华,是上海同济大学毕业并在同济大学任教的青年教师。正当他在描绘理想蓝图时,有人发明了一种新东西叫“右派分子”的“帽子”,而助赢韩式1.5分彩且更伟大的发明是给人戴上这种“帽子”,我们的小余老师就戴着这个“伟大发明”,从十里洋场的上海滩来到这千里荒凉的戈壁滩,据余老师讲,当年他报到的地方,正是我们今天参观的军垦馆。

张贤亮的小说《灵与肉》(后来改编为电影《牧马人》)好像说过,当年发配到大西北的“右派”,是咸水里浸三遍,苦水里泡三遍,血水里煮三遍(大意如此),余老师全都经历了。余老师和张贤亮不同的是,张贤亮写的许灵均是个牧马人,而余老师是个牧羊人。在二十多年岁月里,余老师什么苦活累活难活都干过,特别是体味过萧索朔风中挥动羊鞭的滋味。

不知道该感谢谁?在咸水苦水血水中送走了青春送走了中年,二十多年后他终于放下了羊鞭挥动起了教鞭,成为了兵团一所师范专科学校的教师。弹指一挥间,小余老师己变为余老了。

就在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师专里,因家逢变故未考上名牌大学的小徐遇上了老余。一篇论辩《三国演义》中空城计的艺术真实和生活真实的作文,让老先生在讲评课上欣然动容,感慨系之。小徐的同学们十多年后相逢,说起这节课还记忆忧新。也由此开始了师生之间的忘年之谊、莫逆之交。

再听听余老怎样叙说他的得意门生小徐吧:

老余说小徐,却不说小徐而说小徐的妈妈。他说:“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小徐出生在一个地地道道的军垦人家。她母亲是一个生长在四川嘉陵江支流渠江岸边的农家女。六十年代初大饥荒年头,一个小小姑娘不远万里逃荒到了新疆军垦前沿,她没有象《牧马人》中的李秀芝嫁给了落难秀才许灵均,而是随缘就化嫁给了比她大二十岁的一个军垦人。

就是这样一个农家女.就在天山脚下戈壁滩上的地窝子里安下了家,她生下了三男一女四个儿女,她希望他们个个都成人成才。已经进入八十年代了,她家所在的连队仍然远离团部通不了公交车,儿女们到团部学校上课一走就是几个钟头。晚上,吃饭的四方桌前,一盏油灯照着四个儿女占据着桌子的四边做作业,她这个从没上过学的母亲也手拿一本韩式1.5分彩《新华字典》借一个桌角学认字。

为了减少儿女上学途中耽误与辛劳,这位母亲希望把家安到离团部更近的地方。这位母亲出发了,她一次又一次地跑团部,一次次地求人,终于一无所获。后来有人告诉她要送礼,她终于从自家养的鸡积攒了一筐鸡蛋,满怀希望又一次踏上了去团部的路。

那天晚上,母亲空手回到了家,一言不发钻进了被窝,孩子们围着妈妈,只见泪水流满了脸腮。
孩子们后来才知道,那天妈妈去求见团长,在团长家门前等了几个钟头,殊不知没见到团长,而团长的夫人嫌妈妈挡了她的路,一脚把那一筐鸡蛋踢得底朝天。

所幸的是,这位母亲就如《牧马人》中的李秀芝一样,养什么成什么,几个孩子都接受了高等教育,离开了军垦前沿。

去年,当我红色军垦之旅时,中央台正在热播一部电视连续剧《戈壁母亲》,余老和小徐都不以为然,因为他们知道,在这戈壁荒原上,有更伟大的母亲!

现在小徐的父母己卖掉了军垦前沿的房子,终于离开了军垦的土地!



下面我讲一讲将军府。

一个“府”字,《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解释的:“旧时指大官、贵族的住宅。现在也指某些国家元首办公或居住的地方:王府‖元首府‖总统府。”

“旧时”当然是指共和国以前的古旧中国,因为那时才有“大官贵族”,确实,“旧时”也给我们留下了不少大官贵人的府宅,诸如恭王府忠王府亲王府之类,单是将军府,就有什么黑龙江将军府、北洋将军府、南京将军府等等。新疆伊犁也有个将军府,据说是当年林则徐的居所。

新疆朋友安排我顺道再作一次红色之旅:参观将军府

是不是搞错了?参观旧时大官贵族的将军府怎么会称之为红色之旅?红色之旅就是革命之旅,共产党领导人民闹革命搞建设,党的领导干部早就不是大官贵族,而是与人民同甘共苦甚至吃苦在前的人民公仆,那会有什么将军府?

朋友说,没有错,我们去参观的就是那位从井冈山红色革命到南泥湾,又从南泥湾红色革命到戈壁滩的王大将军的将军府,怎么不是红色之旅?

将军府座落在被称助赢韩式1.5分彩为乌鲁木齐市后花园的五家渠市,这个新建县级市是兵团农六师的所在地,将军府作为这个新建市的名片,成为了新的旅游景点,并被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基地。

这次参观陪同我的不是余老和小徐,而是项目单位的一位维吾尔女士,参观的内容就只能靠自己的眼睛了。

门口一块厚重宽大的红色大理石上,“将军府”三个大字赫然入目。入得门来,只见王大将军的雕像坐立园中。将军府有多大规模?我说不出,只见约摸几亩地的花园,亭台花坛点缀其中。进入主楼大厅,大厅两侧是府宅主人一幅幅照片,巨幅油画挂在中央。走进回廊,主人当年起居的场景展现眼前:又宽又大的卧室又宽又大的床,床上的锦绣被褥好像主人刚离去。其他如办公室、会议室、书报室、娱乐室-应俱全。主楼的左侧是副楼,是王大将军进餐和宴饮所在,据说一次能够开若干桌。

面对着眼前的豪华和气派,我的思绪又回到军垦博物馆,仿佛看见那些没有灯光的茅棚,那些半截埋进地下的地窝子。还看见萧瑟寒风中余老挥动的羊鞭,团长家门前小徐妈妈那筐被踢翻的鸡蛋……

在我参观将军府几个月之后,这里改造成为五家渠市第一家四星级酒店。

将军府始建于何时?

花园中有两棵高大粗壮的柳树,树下立着两块石碑,碑上刻着王大将军和另一位领导人的题名,落款日期是1963年。

1963年,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当时的中国是个什么时代?人类史上一场空前的大饥荒刚近尾声,千万饿殍的尸骨未寒,“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的战鼓正在擂响。

站在将军府前,我又想起好多红色基地的伟大工程都兴建于那年代的前前后后,特别是那些伟大领袖的“领袖府”,如:韶山的滴水洞、杭州的刘庄、武汉的梅林、庐山的芦林-号……现在都成为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基地,供后世人瞻仰和朝拜。

望苍天,问大地:中国究竟有多少新新旧旧大大小小的“领袖府”、“将军府”?


军垦第一楼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军垦人曾住过地窝子,小徐的母亲在地窝子里生下了四个儿女。
[/UPLOAD]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没有老婆安不了心,没有儿女扎不了根
[/UPLOAD]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始建的王震将军府
[/UPLOAD]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2oo7年,将军府四星级酒店开业
[/UPLOAD]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