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精华帖文 >


游 戏 之 于 自 由
游戏之于自由
——教 育 的 视 角
黄 行 福
游戏,可以培养人的自由精神。这是本文的第一个观点。但我们必须明确,自由指什么。
什么是自由?中外学者有很多不同的定义,这里仅取其一。指的是“人们在私人和公共生活领域中自主地思考和采取行动的一种权利或状态。”①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自由不仅涉及到私人领域,也关涉到公共生活的领域;既是一项社会权利,也是一种思想、活动或情感状态;自主是自由的轴心,没有自主,便没有自由;同时,自由也并不仅仅是某些人的特权,他是所有人的权利,更是所有人生存和生活的必要。这是从总体上来说,自由有这些含义。
在本文中,主要指学生的自由。具体说来,包括“学生与教育影响(教育内容、教师的影响)之间的主体自由,教育关系(学生与学生的关系、学生与教师的关系)中的社会自由,学生与自己身心发展的个性自由(或精神自由)。”②这是本文对自由的基本确定。
教育中培养具有自由精神的人才,可以说,是我们当前学校教育中的一项重要任务。因为,未来所需要的人才,他们的一些品质,都是以自由的品质为基础的。没有自由的品性,其它的品性也就难以形成。“把自由看成是一种基本价值,就意味着自由是实现人生其他价值的基础。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说没有自由,人生的其它价值理想就不能得到真正的实现;另一层意思是指,实现人生其他的价值理想,不能以牺牲自由为代价。”③这就非常明确地把自由对于人的成长的价值阐释地比较透彻了。
当前,在培养学生自由的观念、自由的精神及自由的行动方面,游戏却是比较适切,也比较有效的方式方法。原因在于,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比这更有效的方式方法。
那么,游戏对于培养具有自由的学生,有何意义?
首先,游戏为学生的学习提供了巨大的自由空间。我们都知道,游戏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目的的内在性。亦即游戏的目的,就在游戏本身,游戏之外无目的,就在于游戏所带来的娱乐本身。而娱乐,就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自由。没有自由,便没有娱乐。
正是因为有了自由的空间,才能给游戏者自我做主的权利。时下,在语文课中,盛行编课本剧的教法,让学生通过编课本剧,进一步理解和掌握课文,学会语言文字的运用。比如,学习了《愚公移山》这篇课文之后,有的老师就让学生运用学过的戏剧知识,学习编写课本剧,编了之后,在正式演出。编剧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游戏过程。这个过程,也提供了一个巨大的个人想象的空间。在这个过程中,编写者暂时摆脱了来自于外在的许多束缚,像老师的影响,课本作者文字的拖累,课文思路的牵引等等。所以,每个人编出的剧本就大不相同。更不用说演出过程中,他们各自的创造和发挥了。我们知道,演出之前,演员就有一个对剧本角色的揣摩、熟悉的过程,然后才有进入角色的问题。这几个过程,都存在着巨大的自由发挥空间。在演出期间,每一个角色的成功扮演,就是每一个扮演者个性得到充分展示的过程,他们的表演才能,就得以充分地展示与发展。
个性自由的发展,是自由内涵的最核心的含义,也是目前的教育所追求的目标。而在我们的教育中,可以说,目前还拿不出非常有效的方法。在这样的情况下,游戏,就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途径。席勒认为游戏状态是一种克服了人的片面和异化的、体现了人的自由与解放的人性状态,他的名言是“只有当人充分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完全是人。”④这里的真正完全的人,我的理解,指的就是个性得到充分发挥、发展的人。因为一个完全没有个性,只有共性的人,还是自己吗?连自己都不是的人,还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吗?游戏中的生命,是个性充分展示出来的生命。游戏中的孩子,他们到底是温和还是霸道,性格是内向还是外向,都毫无遮掩地得到展示和发挥。当然,这里不是指他们的“霸道”等个性能得到发挥和发展,指的是游戏中的孩子,性格得以充分展示与发展。但我们必须明白的是:游戏不仅能发展个性,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那些有害于自己和他人的“恶”的方面。比如攻击性、任性、霸道之类,就会被抑制。因为这些“恶”的方面,总会有意无意地破坏游戏规则,使游戏无法进行。
游戏,就是区别于日常的生活、劳动,人类为了愉悦而创造的活动。对于孩子而言,他们正处于天真烂漫的成长岁月,自由,天真、活泼,是他们这个时候的最大特点。他们应该自由的生活,自由的玩耍,自由的学习。游戏,就为他们提供了最为合适的学习方式。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游戏是最好的学习方式。可以让他们在自由中学习,自由中生活,自由中成长。就像上面的编课本剧的方式,就可以一举多得。既可以加深对课文的理解,又可以把戏剧的知识用于实践;既能够从中得到娱乐,又能够真正学有所得。在自由中学习,在学习中获得自由,得到了精神的享受,何乐而不为?
日本教育家多湖辉等人合写了一本书,书名为《游戏总动员:启动孩子一生的学习计划》。这个题目,就已经很醒目地告诉我们:游戏在孩子的成长中无论怎样强调它的意义都不过分。尤其是在人生的最初期,孩子主要是在游戏中长大。游戏,也常常成为孩子最主要的活动,成为孩子生活的主旋律。“通过这些活泼自由的游戏练习,不仅促进孩子个性化的发展,提高孩子认知世界的兴趣与欲望,还能培养其竞争性,忍耐力和其它智能,强化他们的自我意识;并将磨砺孩子的个人气质与内心世界,逐步唤醒一个沉睡的小小巨人;使我们的孩子能在游戏中学会和找到许多关于生存的种种机遇与挑战。”⑤这就告诉我们:游戏式的学习,是一种自由的学习。在这种自由的学习中,不仅可以养成自由的良好品性,还可以获得多方面的收获。
其次,正确认识自由。在自由中认识自由,应该是自由教育的最为有效的途径。游戏不仅是一种自由活动,自由思考,自由探索的活动,更为重要的是,游戏可以告诉人们:自由相伴着约束。可以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有约束。游戏中的自由,是有约束的自由,不是随心所欲。这约束就是规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游戏;凡游戏,必有约束。游戏的过程,既是获得自由的过程,也是遵守和适应规则的过程。从儿童所玩的任何一个游戏,到成人世界的所有游戏,都是规则游戏。从最简单的老鹰捉小鸡,到复杂的现代电子游戏,哪一个游戏没有规则。即便是那些小孩玩的单人游戏,基本的规则还是有的。小孩坐在小凳子上,把凳子当作火车这样的幻想游戏,它也是有规则的,至少它不允许他人将双脚都放在凳子上,因为那样,“火车”就没有“轮子”,就走不起来了韩式1.5分彩。多人游戏,那就更不用说,谁破坏了游戏规则,谁就会被淘汰出局,或者使游戏无法进行。这一点,对于我们今天的许多人来说,显得特别重要。因为市场经济就是规则经济。而有的人,则千方百计不遵守市场规则,想按主观意志行事。结果,不是让国家或他人受损失,就是破坏了市场规则,严重的,还会触犯刑律。
笔者观察过这样一个游戏。女儿小时候,经常玩当老师的游戏。她的那些小伙伴们,一人在前面,手里拿着一根竹子,前面放一快木板,是教师。下面呢,另外的几个小伙伴,端坐在几条凳子上,算是学生,手里还拿着笔和书本。一会儿读文章,一会儿写字,俨然老师上课的样子。可是,也偶尔有犯规的“学生”。比如随意的走动、说话。这就被视为犯规。怎么办?让他们退出。几个犯规的小朋友傻眼了,很尴尬,就只好求其他的几个让他们留下来继续玩。你看,违规就要出局。经过了几次这样的尴尬,以后,那些常犯规的,就可能会比较“规矩”了,不那么轻易就违规了。因为违规的结果是要付出出局这样的代价的。重要的是,这样的处罚,要比学校中其它的处罚,他们更容易接受。因为存在着这么一个前提:规则是他们自由商议的,也是自觉自愿接受的。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这是你的自由。接受了,你就可以和大家一起玩游戏,你拒绝接受,你就会失去这样的机会。
这样看来,规则的自由商定,要比由单方面制定,再让他人接受,要有效得多。
在我们的社会当中,规则多多。尤其是学校,就算是美国那样的一向以自由相标榜的国家,在他们的学校里,规则也是非常多的。从一些书籍的介绍来看,美国的很多学校,它们的各方面的规定,比我们中国还要多。而且,这些规定,都是由学校单方面制定,要求学生必须遵守。学生完全处于一种被动接受的地位,处于被学校所支配,所控制的状态。你接受就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成为刚性的,不可更改的。这种硬性的,管你没商量式的校规校纪,让很多学生难以接受。所以,犯规的学生并不会减少。
游戏中的规则,最大的特点就是商量在先,自由选择在先,其实助赢韩式1.5分彩就是尊重在先。游戏中的任何一个参与者,都被视为完整的主体,平等的主体。大家都有发言权、建议权,知情权等等权利,违规,受处罚,就只能自认了。这种在规则中自由的学习,是最为可靠而有效的了。
在游戏中认识自由,还涉及到一些与自由有关的问题。比如自由与民主、自由与责任等等,这都是极好的途径。
比如说自由与责任,这是有关人的责任心的培养问题。在一些人看来,这是矛盾的两方面。既然讲自由,还谈什么责任?既然负责任,也就没什么自由可谈了。在游戏活动中,就可以讲两者统一在一起,很好的解决这两者的矛盾。像角色游戏,每个游戏参与者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而不同的角色,就有与之相符的不同的权利、义务、规则、责任等等。你扮演了妈妈的角色,就要尽好妈妈的责任。要做好饭、扫好地等等,你不做好这一切,你就没有尽到责任,就不配扮演妈妈这个角色。这就很巧妙地把自由与责任统一起来了。而角色的扮演,基本上是自由选择的结果,很少是由他人指定的。
游戏中,他们自然就会明白:我作出了扮演某一角色的决定,就意味着必须尽相应的责任;否则,就可能被淘汰出局。在这里,没有他人的强制与支配,有的,只是自己对选择对象的自我认定,自我判断,自我选择。任何角色的选定,都意味着与之相关的责任的承担。这是每一个参与选择的游戏者事先都心里明白的。
游戏对于人的自由精神的养成,意义是不可估量的,只是我们以前并没有认识到、意识到而已。
为了让游戏在培育学生的自由精神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在教育教学中,我们就应该多给游戏一点空间,多让游戏走进校园,走进课堂,让校园焕发出生命的活力。但在实践过程中要注意:
正确认识游戏的本体价值与手段价值。所谓游戏的本体价值,指的是游戏以本身为目的,没有任何外在目的时的价值。在民间,在现代IT行业,都存在着大量的游戏。在这些游戏中,大多数都不是专门为教育教学所设计的,他们只具有本身的目的。比如大量的电子游戏,是纯粹的娱乐游戏,有的,教育意义就不大,甚至还与目的相冲突。也有的可以引进课堂,作为教育教学的辅助手段,对调节气氛,对开阔眼界,都很有价值。
所谓游戏的手段价值,是指围绕着教育教学的目的,游戏只是作为手段,为达成教育教学的目的服务的价值。游戏无明确目的,但教育教学是目的明确的社会活动。教育教学中,就应该以教育教学的目的为旨归,巧妙运用游戏。像留美学者黄全愈在他的《素质教育在美国》一书中向我们介绍的一个例子就很有说服力。
他的儿子在念初中时,有一天,在历史课上,老师并没有像我们中国的历史课上那样,由老师从头讲到尾,而是布置学生去把课本的某一节内容设计成游戏。他儿子非常认真地研读了课文的内容,然后根据自己的理解和游戏的要求,一步一步地进行设计。经过努力,一段时间后,游戏终于设计成功,还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肯定。
这就是利用了游戏的形式,为教育教学服务的典型例子。黄博士的儿子,并没有为游戏而游戏,而是把课本的内容很好地融进了游戏过程。这样的学习,其效果就要比仅仅由教师讲授不知好过多少倍。更为重要的是,培养了学生的自由精神。游戏的设计过程,就是学生个性自由展现的过程。可以说,全班有多少学生,就会有多少种不同的游戏设计,绝对找不出两种完全相同的游戏。在这个过程中,设计者也完全摆脱了老师、同学以及其它各种影影响,完全是自主的,自由的。没有了教师的干预,没有同学的品头论足,真正是处于心灵完全自由,不受干涉的状态。
但我们目前的状况却是,一些教师没有正确认识游戏的本体价值与手段价值的不同,只是简单的“拿来”,简单的搬用。有人看到有IT厂商开发了那么多的电子游戏,就买来直接拿到课堂上来用,或者直接把传统游戏用到教育教学中。
把传统游戏直接用到课堂的现象,在体育课比较普遍。比如说,一些体育教师就常常把丢手绢和击鼓传花之类的游戏拿到课堂上来用。虽然说,这类游戏对于培养学生的观察与反映能力都有它的意义。但如果从体育课的目的来说,恐怕就很值得商量了。体育课的根本目的在于增强学生体质,传播健康卫生的理念和知识。而丢手绢和击鼓传花,就很难与这样的目的联系在一起。可以说,这样的游戏就只具有本体的价值,没有手段的价值;这样的体育课,也就不具有体育课的特点和价值,或者就根本不是体育课,只是游戏课罢了。学生自由了,但脱离了学科的特点。
当前,我们的体育教学中,这种情况是比较严重的,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语文教学中,这类现象也是严重存在的,尤其表现在一些公开课上。有的教师,为了增强课的观赏性,博得听课教师的称赞,想尽一切办法活跃气氛,让学生获得更多的自由,以产生更加理想的效果。游戏,就是他们使用最多的招数。比如,有位老师在上一篇与家教有关的课文时,模仿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的模式,让两位同学到讲台上,一位扮演母亲,一位扮演孩子,进行家庭教育方面的对话。尽管课堂气氛十分活跃,学生的积极性非常高,听课教师也一律看好,最后,获得了一等奖。学生自由是自由了,但却不是语文课,没有了语文味。游戏成了本体,语文课成了载体,成了游戏的载体。尤其是在当前实施新课程的时候,游戏,往往成为教师们的首选。这本来也是很有价值的选择,只可惜忘了学科意识,造成脱离学科目的的结果。还有的教师大搞课堂表演,有时也的确让课堂笑声不断,但他们根本没有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这还是语文课吗?
掌握好教师指导与学生自由之间的度。教育,是“教”,也是“育”,教师的指导是非常有必要的。学生在游戏中的学习自由也同样是毕不可少的。在这两者之间,就存在着一定张力问题,关键在于教师的指导艺术。指导过多,过度,势必造成学生学习中自由的空间过小。
那么,具体说来,什么时候需要教师的指导呢?
其一,学生不明游戏规则时。教育教学中的游戏,总有它的规则。当学生还不明了规则的时候,需要教师的耐心、细心地说明、指导。笔者教的是初中语文。为了尽快提高学生的写作水平,我千方百计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比如与学生进行写作竞赛就是其中的一种。因为对对学生而言,这可能是全新的游戏,他们对相关的规则还很陌生。为了让游戏取得更好的效果,从命题到题目筛选,从动笔行文到文后的宣读等等,我都一一向学生说明,使他们心中有数。
其二,当有人遇到困难时。有的游戏比较复杂,需要作比较充分的准备。在此过程中,他们就很可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这就需要教师及时地进行指导。有时,即便是在游戏的进行过程中,也还有指导的需要。像语文课堂上的编、演课本剧,就是比较复杂的游戏。像初中课本中的课文《曹刿论战》,笔者在上完课文后,布置学生进行课本剧的编写和演出。在编剧的时候,学生就遇到了一些历史知识方面问题,像曹刿见庄公时的具体礼节,他们就不懂,我就给他们进行了介绍,他们就心中有底了。在演出时,也同样遇到了一些细节和表演上的问题,我都一一给予指导。这都是很有必要的。
其三,当学生发生冲突时。矛盾是时时刻刻都存在的,学生也是这样。有的矛盾处理不当,就可能影响游戏的进行。自由度越大,矛盾往往越多。因为自由就包含了理解上的自由,而对同一问题,每个人的具体理解是不可能完全相同,有时,就容易产生矛盾。这时,就需要教师及时给予化解。这样的矛盾,多发生在语文、政治、历史等人文学科。
……以上仅仅是列举性的。在实际的游戏学习过程中,还会遇到突发性的事件,这就更离不开教师的及时指导了。
教师的教学自由程度。这在目前的中国,还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从目前的教育体制来看,给教师教学的自由空间并不大。比如教材的选择。本来,教师是一线的教材使用者,和学生一样,应该是最具有发言权的,因为只有他们才真正能够体会到教材的优劣。可是,真正选择教材的是他们吗?不是,是那些并没有使用教材,对教材质量的优劣没有任何体验的教育行政部门的人员。
由于这个问题过于敏感,就不展开多谈了。我们只要反思一下“王泽钊事件”,就应该很清楚。
教师亲自参与和指导的问题。在游戏学习过程中,有很多教师喜欢自己参与到游戏中,成为其中的一分子。值得肯定的是,教师的亲自参与,可以大大激发学生参与游戏学习的积极性,从而更有效的进行学习。具体指导时,也更有针对性。
但需要指出的是,教师的直接参与,使他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这双重角色,对指导而言,既有利,也有弊。具体内容,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展开了。

注释:
① ③ 石中英《教育哲学导轮》,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1月版,240页,245页。
②冯建军《生命与教育》,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年11月版,259页。
④胡伊青加《人:游戏者》,贵州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15页。
⑤[日]多湖辉等《游戏总动员:启动孩子一生的学习计划》,河南大学出版社2001年9月版,《出版说明》。

作者单位:江西省南丰县付坊中学
邮政编码:344506